上海撬動國內家居建材展會格局?

      發布日期:2015-05-29

      2015年6月2日,第一屆上海建博會將于上海國家會展中心拉開帷幕,這是享有“亞洲建材第一展”美譽的廣州建博會開啟“雙城模式”之后的上海首秀。

      3個月后,國家會展中心將迎來原廣州秋季家具展在上海的第一次亮相。國內兩個展會同時聚焦上海,加以本來就深耕上海的上海家具展、具有“中國廚衛奧斯卡”之稱的上海廚衛展,中國家居、建材業的展會格局會否因此而被撬動?

      Hello 上海!

      國家會展中心,位于上海虹橋大商圈西部,2014年12月31日竣工。這個被稱為“四葉草”的上海又一“地標”建筑,總建筑面積147萬平方米,展覽面積50萬平方米,被認為是目前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建筑單體和會展綜合體。

      實際上,“四葉草”還未建成的時候,家居業的展會已對它“虎視眈眈”。

      2014年3月,中國對外貿易中心(集團)、廣東省家具協會在廣州春季家具展宣布,廣州家具展秋季展遷都上海,從2015年起,每年9月在廣州舉辦的家具展整體遷至上海虹橋國家會展中心舉辦。

      2014年7月,廣州建博會宣布自2015年起,建博會將由“一年一屆相約廣州”轉型升級為“一年兩屆,上海、廣州兩地展覽”。

      國內兩個重要的家居展會,在同一年開啟“雙城模式”,聚焦上海。背后映射的,是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在家居建材行業展會的地位。

      “不得華東很難得天下。”此前,在上海建博會的新聞發布會上,索菲亞營銷執行官王飚曾以這句話,指出華東市場對于家居企業發展的重要性。在他看來,由于上海市場的成本、經營難度等問題,家居企業不一定從最先從上海市場開始發力,但是,上海周邊的華東市場,是家居企業打開市場的墻頭堡。

      從往年廣州建博會的情況看,輻射華東、東北、西北的客戶方面比較弱。華東及東北的客戶,普遍傾向于上海的展會,從尋找合作伙伴的角度,上海建博會有利于企業開拓華東市場。

      可以這么說,從招商的角度看,上海之于建博會,是家居建材企業開拓華東市場的強心劑。

      從上海家具展的觀展人數展后分析也可以看出,上海的展會吸引更多華東地區的企業。2014年上海家具展,國內關注76587人,其中來自上海的觀眾占比45.49%,共34833人,浙江和江蘇的觀眾也分別占14.34%及11.47%。

      2014年上海家具展國內觀眾統計(來源:上海家具展官網)

      而對于家具行業來說,“三月看廣州,九月去上海”已經成為家具企業參展的老線路。

      有分析認為,上海作為更國際化的經濟體,展會經濟在推動企業走向國際化、品牌化方面,顯然更有經驗和優勢。隨著行業轉型,越來越多的家居企業尋求品牌化之路,能夠依靠上海展會的獨特優勢提升品牌形象。

      這就如同廣州家具展主辦方所說,“家具行業市場巨大,長三角地區的會展業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情況,CIFF移師上海舉辦,將為行業人士和企業提供更多選擇和資源。廣州更接近生產基地,而上海則更接近消費市場。”

      上海家居建材展會 供不應求?

      6月2日,第一屆上海建博會將在上海虹橋的國家會展中心拉開帷幕,以10萬平方米的規模亮相上海灘,主打“跨界風”、“定制集成范兒”,展出范圍涵蓋定制家居、門窗、五金、墻體裝飾/墻紙、布藝/軟包、涂料及化學建材、照明、綜合建材等。

      實際上,經過16年的發展,廣州建博會已成為國內家居建材行業的第一大展,從廣州建博會的近六年來的展后分析看,展會面積、觀展人數持續上升。

      2004年第16屆廣州建博會,展出面積達到340,000平方米,匯聚了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2,246家參展商,觀眾入場人次達643,050,總人數為133,928,分別來自20多個國家及地區。其中國內買家127,176人,國外買家6752人。

      可以說,廣州建博會是當之無愧的中國建材行業的“大塊頭”。為何在廣州建博會享受成功之果,還要聚焦上海?

      據了解,在市場服務區域方面,廣州建博會立足珠三角、側重輻射長江以南市場,而即將登場的上海建博會,則立足于長三角、側重輻射長江以北以及海外市場。

      主辦方曾在發布會上表示,以經濟體量、區位優勢及國際國內影響力等因素來衡量,一直以來上海都存在著全國綜合性建材行業展會平臺的極大市場需求,但一直苦于原有展館規模的限制,英雄難覓用武之地。

      此前,最有可能發展成為綜合型大展的展會不得已在“綜合化”和“專業化”之間做出“魚和熊掌不可得兼”的取舍,最終只能重點發展某一、兩個題材,而舍棄了綜合大展的定位。

      在建博會的主辦方看來,展館規模所限是上海之前缺乏綜合型建材展覽會的主要原因。而嶄新的上海國家會展中心以50萬平方米的超大展示空間、國際一流配套設施以及毗鄰虹橋立體交通樞紐的獨特區位優勢亮相上海,正可謂萬事俱備,東風吹來。

      疑似建博會主辦方的招商廣告之辭,但也道出了目前華東地區家居建材行業展會需求的現狀。深耕上海多年的上海家具展、上海廚衛展,規模都與市場需求存在一定的差距。

      以上海廚衛展為例,這個享有“中國廚衛奧斯卡”美譽的上海廚衛展,一年一屆發展了20年,從 10.35萬平方米室內展館發展到現在25萬平方米展出面積,規模一直擴大還是無法完全滿足爭相報名參展的中外企業,室內展館每年都被早早“瓜分”,為了滿足企業參展需求,主辦方還曾在室外搭建上萬平米的臨時展位。

      資料顯示,上海建博會及上海家具展所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SNIEC),擁有17個單層無柱式展廳,室內展覽面積200,000平方米,室外展覽面積100,000平方米。上海家具展除了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布展,同時包括了擁有59,000 平方米展覽面積的上海世博展覽館。

      家具行業市場巨大,長三角地區的會展業也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情況。廣東省家具協會會長王克對網易家居記者表示,上海家具展的展覽面積和需求存在差距,30多萬平方米的展覽面積,并不能滿足市場。這與廣東春季三大家具展的規模也存在差距,他分析稱,春季廣東幾大家具展的展覽面積,加起來大概有150萬平方米。

      在他看來,隨著國家會展中心的建成運營,大的行業性展覽因此具備了客觀的條件,廣州家具展移師上海,因此具備戰略調整的可能性。

      上海 下一個米蘭?

      2015年9月8日,CIFF上海家具展將亮相國家會展中心,這是廣州家具展和上海家具展第一次同城正面交鋒。

      廣州家具展和上海家具展相比,無論從規模還是買家來看,廣州家具博覽會規模略勝一籌。盡管如此,從目前國內的展會格局來看,上海家具展是國內唯一能與廣東幾大家具展分庭抗禮的。

      但是,隨著廣州秋季家具展移師上海,對于上海家具展來是挑戰還是機遇?上海之于家具展會的地位,是否會超越廣東?

      王克認為,“廣州展不會因此而削弱,9月家具展整體的搬遷,對于整個上海的展覽業來說,肯定是一個幫助。‘廣州展9月不辦了,就增加了上海的實力,削弱廣州的實力’。這是一種誤解。”

      “最主要的是,哪個展覽會,在哪里辦的展覽會,能夠為參展企業帶來效益,這是參展企業所關心的,也是展會能否長期發展下去的可能性。如果展會不能給企業帶來效益,或者帶來的效益不足夠,可能也就沒有競爭力了。”王克說道。

      廣州家具展移師上海,是否會對上海家具展造成一定的沖擊,目前看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實際上,從廣州秋季家具展宣布移師上海之后,有關兩個展會的比較和前景猜想就沒有停止過。關于廣東作為家具展頭把交椅的地位是否會動搖,上海能否成為中國家具的新都,也成為一種好奇的猜想。

      而一種期待也在慢慢發酵。上海,能不能成為下一個米蘭?

      從原創設計上看,有觀點認為,上海家具展繼美國高點家具展和意大利米蘭家具展之后擠身“世界三大”的家具展覽會,亦見證了中國家具從制造向創造轉型的重要轉折。

      近年來,上海家具展也將設計作為展會的一大亮點,從最初偏居一隅的設計館到2個整館的設計品牌,150名獨立設計師,4天1夜的設計師活動,上海家具展將“設計創新”演繹得淋漓盡致。

      對于創于2011年的“設計館”來說,可謂每年都匯聚了國內家具設計最頂尖最活躍的原創力量,從最初的半個館擴容至今年的兩個館,主辦方將設計館分為原創設計館及品牌設計館,吸引了更多致力于原創家具品牌的設計師和家具人的入駐。

      而實際上,廣州家具展也在設計上做出自己的努力,7年前,廣州家具展就辦了設計館,集中推出極富設計概念與品質追求的家具產品。

      “每個展會都在重視設計創新,這也是行業發展的主線,展會都在調整這個角度,把設計創新作為展會的一個亮點。”王克說道。

      在他看來,國內的展會在進步,原來單一的招商作用在弱化,弱化的原因也是行業成熟的表現。“展會也作為企業新品發布和品牌形象的傳遞,而且,越來越多的企業重視知識產權保護,每次展會都有企業之間申請知識產權保護,這是一種進步。”

      盡管網易家居記者采訪不少的行業人士都認為,中國家具展會和米蘭家具展還存在一定的距離,但是,他們也看到,差距在慢慢減小,行業都在努力,往米蘭的方向發展。

      上一篇:高規格大數據會議為啥在貴陽開? 下一篇:會展體驗將成市場競爭焦點

      相關閱讀:

      江西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