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權讓渡與服務外包 誰離市場更近?

      發布日期:2015-05-29

      近來,挑動會展人眼球的當屬國務院15號文——《關于進一步促進展覽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國15 號)的出臺,這令業界掀起了一番大討論,可謂仁智各顯。本文無意對此進行一一解讀,只將近一二年來困擾業界的問題提出來,求諸方家:關于會展項目的市場化路徑,尤其針對政府主導型會展項目,是產權讓渡徹底,還是服務外包合理,誰最終離市場化更近?

      為弄明白這個問題,需要先厘清兩者的概念。

      關于會展的服務外包,近年來,很多學者已經展開了系統化的研究,并形成了一批理論成果。綜合來看,主要在于三個方面:

      一是從會展項目(集中體現在展覽和論壇)的各環節內容上,包括早期策劃、前期籌備、現場管理、后續服務,以及物流、商務等服務外包。以上是理論界從項目流程管理的角度得出的結論。

      而從實操層面來看,大體包括這樣幾個模塊:會展項目的可行性調研和立項,項目總體策劃,項目運作(具體包含VI規劃、展商組織和采購商組織、項目推廣、工程設計與制作、展品運輸、安保與清潔、住宿餐飲/門禁/旅游等)。

      二是在形式上采取購買服務的方式。

      三是在主體上,往往體現為政府是發包方,由此,服務外包界定的范圍更多鎖定為政府主導型項目。同時,政府購買服務大抵采用了總包和分項采購兩種主要方式。根據有關規定,一般采用有競爭性招投標、單一采購來源和競爭性談判三種手段。

      下面再來談談產權讓渡。

      產權讓渡的第一種做法是,在擬定和運作某一項目時,政府主導立項某一題材,邀約具有一定資源和實力的行業協會或龍頭企業共同出資,或共同組建團隊,或獨立組建項目組,各派代表監督,共同運作某一展覽項目,享有各自一定比例的處置權。由于政府往往占據主導,其項目產權不明晰,最終產權實際歸政府所有,合伙人(協會或企業)僅享有分配權和一定的經營權。

      第二種做法是,項目由行業協會或企業發起,為增強其權威性和會展行業制度依存性,由政府牽頭主辦,享有名義上的產權;當項目具有一定品牌度之后,實際主辦(或承辦)機構完成對政府名義產權或出資股份的購買,成為完全意義上的項目產權持有者。

      第三種做法是,針對具有一定品牌度的政府主導型全資展會項目,以股權為紐帶,吸引如協會、專業化展覽機構等社會優質辦展資源主體,參與釋放股權的部分或全部項目運作。集一定產權和經營權為一體,兩者命運息息相關。目前,這種思路剛剛出爐,有待市場的認同和檢驗。

      多年來,關于中國會展業發展方向的討論集中在“四化”方面,所謂法制化,國際化,專業化和市場化。核心體現在 “管”與“放”兩個方面,而總的目標導向是簡政放權,一系列政策都在詮釋著這一導向。但有關專業化和市場化的界定至今仍然不是很清晰。有業界人士憂慮,國 15號文是否又會掀起新一輪的“盲人摸象”?筆者嘗試從近年來國內幾大政府主導型展會的變遷和30多年來親身經歷的國企改革方面談點體會。

      為緊密配合國家階段性發展戰略,秉承國家改革開放的大戰略目標,不同區域形成具有相對權威性和國際影響力的品牌主題展。同時,一些地方政府為呈現區域產業特色和經濟發展成果動輒舉辦綜合性的“博覽會”。前者依據“展”與“會”結合,發揮論壇主導性,策劃舉辦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高端論壇,切實發揮了積極的意義。而相對應的展會平臺往往呈現出“豐滿與骨感”的差異,給人以“小馬拉大車”的感覺。

      就專業化而言,會展無外乎包括三個層面:主題、內容和運作。主題的專業化無可厚非、戰略制高點毋容置疑;內容方面,往往包括終端消費品、農副產品和無孔不入的“走鬼”產品,再加上“八卦陣”式的展區設計,很容易良莠不齊,影響品牌展會的觀瞻性和高大上的“名頭”。因而,多年來,無論是國家級的這類展會還是地方綜合性展會的政府承辦部門,無不在專業化和市場化方面絞盡腦汁,尋求突破。曾經聽到過這樣一個說法, 是關于承辦國家級展會的地方委辦廳領導稱:“誰擔任這個職務,在展會籌備的半年里都睡不好覺。”

      通過相互借鑒,或所謂專家指點,將服務外包的理念引入上述展會運作中,主辦方購買的服務多集中在搭建、餐飲、演出等流程上。每屆展會總結都將這些工作大書特書,結論是向市場化進一步邁進。前不久,看到一份有關一著名展會的10年發展規劃報告草案,對有關市場化進度熱捧有加,核心內容是把餐飲、搭建、代理招商等流程放在了市場化的絕對高度進行肯定。假如通過代理招商、服務外包就等同于市場化,為何如此眾多的展會始終都走不出突破的樊籠?

      經歷過國企改革的人都知道,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為推動改革開放,國有企業相繼實施了一系列簡政放權的改革措施,集中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政企分開。起先是在責權利方面作出調整。例如,放權讓利、承包租賃經營、雙軌制等等。企業則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約束、自我發展。

      二是產權明晰。起初,國有中小企業實行兼并、出售之類的方式,進行資產轉讓。后來,則采用股份制,出讓部分產權。為防止國資一股獨大,將國有資產股份逐步出讓,或控制在不阻礙市場經濟發展的范圍內。

      三是科學管理。主要是圍繞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漸次展開。治理結構運用董事會、監事會和經營層相互制衡的機制;推行民主管理;引入現代管理理論和方法;采用現代化科技生產;分配上,秉承效率兼顧公平的原則。

      改革理念上,從計劃商品經濟飛躍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開放領域內,從公有制經濟為主、集體經濟和多元經濟為輔到多種所有制經濟并存。中國經濟在思想解放的前提下獲得了飛速發展。作為生產性服務業,會展業的今天應當不會再“兜兜轉轉”、“猶抱琵琶半遮面”,橫亙在政府主導型展會的門檻,需要用解放的思維重新定位。即使政府樂于讓渡產權,還要看市場對你的認可和檢測,但產權讓渡無疑是走向市場化的一個積極方式。優質的展會題材和累積的產業資源及權威的品牌內質,或許是得到市場認可和接盤的基礎,關鍵還要看這手牌如何出。

      從專業化的角度來說,無論服務外包還是產權讓渡,該類展會不可回避的矛盾都體現在如何既滿足公共需求又滿足企業市場需求上。如此則考驗著當局者的智慧。

      相應于國家改革開放的戰略歷程,展會從政府主導到政府引導再到市場主導,或許不需要經歷過于漫長的歷練和磨合。

      上一篇:會展體驗將成市場競爭焦點 下一篇:2015海西汽博會第三次展覽工作暨新聞通報會議召開

      相關閱讀:

      江西3D